自我介绍

筷筷来戒

Author:筷筷来戒
本命: 加藤和樹
J+本命: KinKi Kids

成分不重要,爱自己明白就好

AC爱好者
尤其是过时的

M
通常情况下温顺
话痨

翻墙速度极慢
所以废柴搁置
搬家到petitmall


最新文章


最新留言


类别


月份存档


FC2计数器


日历

10 | 2018/11 | 12
- -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

お誕生日おめでとう

搜索栏

加为好友

HP系列-DH~~After the war-Scene One

说明: 同样是07年动笔的,可以当作<延续>的前篇看,是没有什么结果的DH..囧..
没写完,但是也差得不多了.所以放上来.以后慢慢更.

依然不接受催填.谢谢.



CP: Draco Malfoy X Harry Potter

◇After the war◇


+Scene One Waiting for You+

~Harry Version~

最后与Voldemort的那场决斗好像是一场梦一样,我在校长办公室修复好我的冬青木魔杖后,告别了Ron和Hermione,回到了我已离开将近一年的宿舍房间中。我找到了我的床,在我离开后没有别人用过它,我躺上去,然后什么都不知道了。

再恢复意识已经是第二天下午了,虽然还有些昏沉,但我还是抵抗不住胃的严重抗议,打算起身去吃点东西。脑子中隐约有个声音提醒我,好像还有什么事情没有做……不管了,我现在最想做的事就是吃上几块sandwich然后狠狠灌下一杯黄油啤酒。
我走出寝室,公共休息室里没有人,应该是都回家团聚了吧。经过了昨天午夜那疯狂的战斗,所有人该是都疲了。Ron肯定不在,虽然胜利值得庆祝,可是Fred的死想必给Weasley一家蒙上了阴影,他们应该是把他的尸体带回了Burrow。而Hermione,也一定是去找她的父母了吧。我有些自嘲地笑笑,朋友们都有家人等待着自己回去,可我除了一个elf在等待我之外,还有谁可以给我安慰呢?Ginny…也许吧,可是她现在和她的家人在一起,我现在的心情可以告诉谁?

我有些迷茫地推开胖夫人的画像走出Gryffindor的公共休息室,闻到了我心心念念渴求的食物的味道,却看到了一个极为出乎意料的人物正拿着它们。
呆滞地看着拿着食物站在入口处的Malfoy,我张了张嘴,没能出声。他注意到了我,却撇开了头,只把食物推到我怀里,然后定定地站着。他皱着眉,像是在纠结什么,最后不耐烦地转头看了我一眼,说道:“你傻啦?”我这才终于恢复语言功能,脱口而出:“……谢谢。”
他像是受不了似的白了我一眼,咕哝着:“消受不起。”我仍然很震惊,为什么会是这个家伙站在这里?他该不会一直站在这里等我醒来吧?Merlin啊……你再造了么?!
尴尬地沉默了一会,我又听到了他的声音:“你不饿么?”
我顿时又感到强烈的空腹感,说出的话绝不是平常的我可以对Malfoy说的:“啊…我们,找个地方坐吧。”

学校到处都是空荡荡的,我和Malfoy来到城堡外的草地上,背靠一棵大树面对着湖水,席地而坐。
打开包着sandwich和南瓜派的纸后,我已经顾不上什么面子之类的东西,狼吞虎咽起来。很平常的食物从来没有现在这么好吃过,在大口喝下一大瓶黄油啤酒后,我感到了前所未有的满足。原来人的需求真的很简单。
坐在身边的人笑出了声,然后又急忙改为干咳。他的声音仍带有笑意:“原来圣人Potter吃东西像只狼一样。”
我已经基本解决掉了他给我的食物,突然警觉起来,我怎么这么大意:“你不会给我下药了吧?”不正常,太不正常了!
他很郁闷地看了我一眼:“那会有什么好处么?”
是啊……Malfoy,只在乎利益,不在乎立场的家伙!
可还是很奇怪。Narcissa甚至可以为了我身边这个人而放我一条生路欺骗Voldemort,Lucius也可以为了这个人向Dark Lord妥协或是背叛,为什么这一切都结束了……可这家伙没有回家团聚去?连我都替他父母可悲。他知不知道我就算想团聚都没有人可供我拥抱和安慰?!

“你为什么不回家去?”
他很犹豫,咬咬下唇却没有说话。像是在期待我想起什么……啊!对了!原来是那个!刚才我就觉得好像有什么没有完成,原来是因为这个呀。怪不得Malfoy肯等我那么久。
我放下手中的东西,从怀里掏出那根山楂木的魔杖递过去:“这个,派上不少用场,还给你。”
他小心翼翼地伸出手,攥住wand的底部,然后微微笑起来。一定是同我重新握住我的wand时一样,感觉到了温暖吧。
不过,像这样微笑着的Malfoy我还是第一次见到。
不是…挺可爱的么?
啊啊!我脑袋一定坏掉了!!我居然会觉得这家伙可爱?!果然人做完什么重要的事后会变傻掉……
“……谢谢。”什么什么?他肯道谢?天啊…他真的是我已经认识了七年并且吵了七年的那个Draco Malfoy吗?!
“谢谢你肯还给我,还有,”他顿了顿,喉咙吞咽了一下,“谢谢你救了我。”
“两次。”我盯着他说。
他点了点头,忽然“噌”地站起身来,视线盯着附近的一丛灌木,说:“我就是想说这些。再见。”然后转身欲走。
这个别扭的家伙!“喂!陪我做件事。”既然留下来了,那么这件事你正好适合与我一起做。
他很疑惑地看着我。我也起身,向湖边走去:“走吧。”


~Draco Version~

我站在Gryffindor公共休息室的入口,很不屑地瞥了一眼那个画像。画里那那个胖女人正在和一群不知道从什么地方的画像里跑来的女人们喝酒,而且好像已经醉得不行了。虽然说就这样推开它走进去完全是轻而易举的事情,可是我还是不能容忍自己踏进这个莽夫们的地盘。所以我还是一点都不华丽地站在外面,手里拿着一些包起来的食物。
Merlin啊!身为一个Slytherin站在这里等Potter——这绝对是我做过的最愚蠢的事情了!
要不是为了我的魔杖,我才不会做这么丢脸的事情!
好吧好吧,我承认我也有其他的目的……可是还是非常不爽!幸好Hogwarts的人都走光了。
我就纳闷了,以前他们把Potter捧得像个神,天天护着他生怕他出危险,盼望着他能击败Dark Lord让他们过安定日子,可是现在战斗结束了,为什么甚至没有人留下来陪他?敢情Potter就是一工具。我还真是同情他。

昨天那场大战中我貌似充当了一个很多余的角色,可是父亲和母亲都在Dark Lord身边,我好像没有办法逃脱那样的命运,如果我能把Potter抓到那个可怕的人面前,Malfoy一家想必就能重新振兴了。从小在贵族般的环境中长大,我无法想象没落后的生活会是怎样,我已经习惯了掏出大把的金加隆然后挥霍的场景。所以我还是抱着最后一丝希望带着Crabbe和Goyle跟踪着Potter。虽然不想承认,但是过去六年我的确在与他的敌对中几乎没有占据过上风,最后倒不妨孤注一掷试试看。
说实话,没有魔杖拿在手里的感觉真的非常不安,一切的战斗和自我保护都要依靠我身边的两个大个子。所以在有求必应屋与Potter面对面站着的时候,我的心里相当慌张。而且万万没有想到,我原来真的一点都不了解一直跟在我身后的这两个人,当他们的魔杖指向Potter念出Avada咒时,我几乎已经惊慌失措了。现在想想真是丢脸,当时完全是凭本能地在阻止他们,无奈没有魔杖的我根本没有那个能力……很清楚把Harry Potter交给Dark Lord后会是什么结果,但我从没有真心希望他死掉。不,这种话是绝对不能说出来的。

我被从Death-Easter的魔杖下救出后就再没有了参与这场战斗的客观条件。幸好爸妈及时找到了我,虽然他们很想立刻把我带回Malfoy Manor,可是我却执拗地想看看那两个人的对峙,在那种情况下绝对是不要命的做法,如果Potter输了那么我们一家是难逃一死的。我只是直觉判断着胜利的可能,既然他已经坚持活了17年,那么也许我的wand可以让你继续活下去,同时也能让我的家庭继续活下去。
在听到Potter对Dark Lord亲口说出那些真相后我的腿甚至有些瘫软,没想到去年我在懦弱地面对校长时那唯一一次迸发出的勇气居然成为了关键。
Harry Potter,因为我们活下来,所以我是不是还要感谢你缴了我的械?!你自己的wand坏了可以用我的,那我又去用谁的?!!

于是我在一切都结束后劝走了憔悴的父母,一个人留了下来。午饭过后本来就所剩无几的人也都回家了,我很惊讶Potter没有和那个Weasley或那个Granger一起离开。Kreacher突然出现并塞给我一些食物,说了一句“主人在寝室”就消失了。莫名其妙!凭什么要我给他送食物?
罢了罢了,反正顺便。

我在腿即将麻木的时候已经控制不住拂袖离开的冲动了,不过还好那个胖夫人的画像终于被推开了,否则我会怀疑这家伙是不是被下了昏睡咒。我看到他的头发乱得像个鸟窝,眼镜有些歪斜,嘴巴半张,总之是张呆滞的脸。只是我没办法直视他的眼睛,它们可能迷茫着,但是有引人犯罪的力量。所以我撇过头,把食物胡乱塞到他手里。该死的!为什么我会那么紧张……这家伙失声了么?为什么不说话!我下意识地皱着眉头,犹豫着怎样把想说的话说出来,最后下定决心地转过头看着他,却不由地说:“你傻啦?”
“……谢谢。”
老天啊!!他没睡醒吧?我不客气地白了他一眼,我可消受不起。
这种尴尬的对话真是太折磨人了,他仍然死瞪着我。喂喂,真的那么吃惊么?这家伙当真不想动了吗……他可是已经睡了一天半了!“你不饿么?”
他终于回过神来:“啊…我们,找个地方坐吧。”这可太好了,我的腿都快没知觉了。

还好现在学校没人,否则现在的场景被看到一定会让不少人惊得晕过去。我和Potter,一起坐在城堡外的草地上,背靠一棵大树面对着湖水,没有打架,没有吵架,更没有怒目相向,甚至有出乎意料的和谐。
我双手撑着身旁的草坪,一条腿屈膝一条腿打直,舒服地坐着。瞥了一眼旁边盘腿坐着的Potter,他在打开包着sandwich和南瓜派的纸后就开始大吃特吃,不止顾不上说话,我看他的样子简直连喘气都会耽误他进食。真的是很饿吧?之前他被抓到我家Manor时就一副难民的样子,虽然是变形过的样子,可是明显的非常疲惫。据说是从帐篷里抓来的,看来是一直都在野宿。他逃走后恐怕过了一段丰衣足食的日子,不过可以想象以他的处境还能不能踏实地吃饭。看样子,还是应该再多拿些食物。
我看着他无所顾忌地吃东西的样子不禁失笑,不过急忙改为干咳。说出口的话却出卖了我的笑意:“原来圣人Potter吃东西像只狼一样。”
他手上基本已经空了,可突然身体向远离我的地方歪去,警惕地瞪着我:“你不会给我下药了吧?”
切~我才不做那么没品的事:“那会有什么好处么?”
我会主动去做的事,自然是对自己有利益的事情。包括为Dark Lord做事的那段日子,只要我听他的命令,我的父母就会安全,我的家就是完整的。

“你为什么不回家去?”他突然问出这样的话。
当然因为我的魔杖!这样的我简直就是个残废,和Muggle有什么区别?但是对这个敌对了这么久的人开口讨要被他缴械去的wand,这让我怎么说的出口!
我昨天听说他自己的冬青木wand已经修复好了,那么那根对你来说已经多余对我来说却是一切的山楂木wand难道你一点都不记得了吗?
他不解地看着我的表情,不过终于恍然大悟般放下手里的东西,从怀里掏出它递给我。前不久他还用它在有求必应屋指着我……
“这个,派上不少用场,还给你。”是啊,不用它你还无法打倒Dark Lord呢。不过我真是很好奇为什么这个Gryffindor能够这么顺利地一直在用着一根属于Slytherin的魔杖,我的wand那么听话么?
我缓慢地伸出手,攥住它的底部,一股温暖的波动顺着指间逐渐扩展到全身,真是久违了呢。我不由微笑起来,有多久没有这样衷心地笑了呢……
“……谢谢。”很自然地说了出来。圣人Potter看起来一脸不可置信的样子。不要这么看我,其实我也觉得不可思议。
“谢谢你肯还给我,还有,”一起说出来吧,既然已经开口了,“谢谢你救了我。”
“两次。”他盯着我说。
真是个计较的家伙!但这是事实,我还是点了点头,然后站了起来。该说的都说完了。
我不太好意思直视他,于是看着附近的一丛灌木说:“我就是想说这些。再见。”可以走了,我们两个这样待在一起,虽然没有了敌对的理由,可是终究只会各自觉得窘迫。
“喂!陪我做件事。”
什么?
你吃饱了然后又有劲了?
为什么要我陪着?
Potter站起来,向湖边走去:“走吧。”

+Scene One End+


留言

发表留言



只对管理员显示

引用

http://hashiko295.blog128.fc2blog.us/tb.php/4-3ebf1a2c

 | 主页 |  page top